第8章 真不怪我

    作者:秋赋长风 |字数:2166

    人气小说:校花的贴身高手亚博体育下载app凰后:傲娇暴君,强势宠!仙道长青帝尊又撩我了:娇后,好火辣!沈浪苏若雪重生军婚:亚博体育下载app娇妻宠上瘾都市奇缘怪医圣手叶皓轩

    ????这几日间,无瑕恼怒无双砍掉了自己辛苦种下的相思之竹,所以见面也没给无双多少好脸色,无双自知理亏,也不敢去争辩什么。好在大家都避谈此事,一众弟子间还是一如往常,相处融洽。

    ????却说这一日早课完结,花清溪对众弟子言道:“你们都应该知道,再过一年,便是我们天香国的试道大会,到时候灵虚山和蘅芜宫的弟子也都会参加,以遴选下一批国士府的成员,所以自今日起,为师便开始传授你们化生之术,你们定要努力专研,刻苦修炼,到时一定要为谷争光,莫让灵虚山和蘅芜宫的人小瞧我们。”

    ????一众弟子皆欣喜应道:“弟子定不辜负师父期望。”

    ????花清溪抚了抚胡须,对众弟子道:“为师每日让你们来药谷中做早课,是为了让你们吸收这药谷中精纯的药灵,储存在体内,日积月累之下,修为日益增强。这药灵正是我们药术师施展化生之术的关键,自身体内的药灵深厚,则你发出的招数也威力强大,反之则事倍功半,所以你们日后也要坚持做早课,一日也不可懈怠。”

    ????众弟子俯首应是,花清溪继续道:“我百草谷中的化生之术,第一式名叫‘两仪’,须以自身药灵为引,释放在自己身上,则回春生津,若释放在本身没有药灵之人身上,则对方会感到,浑身郁气滞血,难受不堪。”言毕,一挥手,只见一道绿光从花清溪手中射出,落在无双身上,花清溪道:“无双,你感觉如何?”

    ????无双只感到自己身上,仿佛沐浴在温柔的阳光之中,浑身说不出的受用,答道:“回师父,徒儿只感到浑身舒服无比,气舒血畅,感觉有使不完的力气一般。”

    ????花清溪抚了抚胡须微笑说道:“不错,但是此术若施展在本身不具药灵之人的身上,那人便会感到,胸口如压巨石,血流不畅,浑身无力。这便是化生之术的第一式‘两仪’了。你们要好好理解这其中的奥义,多加练习,须知招数万变,但是自身的药灵不变,唯有增加自身的药灵才能增加这些招式的威力。好了,你们自行领悟,今日就先学一式。待你们运用自如后,再学第二式,你们自己练习吧。”说完便将心法口诀传于众人,然后便闭目养神,不理众人了。

    ????众弟子各自练习化生之术。无双双目微闭,若有所悟,须臾,无双暗运自身的药灵,调皮似的,将刚学的两仪之术,施展在花无悔身上,无悔感到了身上细微的异样,睁开眼,正好看到无双那调皮的目光,赌气似的,也对着无双施展出两仪术,二人片刻后相视而笑。

    ????便在这时,只听谷中的铜铃响了起来,花清溪睁开眼来,说道:“谷中有人到访,无痴、无双,你们两个去看看,究竟是何人?”无痴和无双起身应是,相跟着离去。

    ????却说百草谷四面环山,只有前面山门前有一入口,历来百草谷易守难攻,便只有这入口,是百草谷的软肋,所以历经好几代百草谷中人,终于在谷前入口处,建造了一个迷宫,若非百草谷中弟子和知晓秘诀之人,想要通过迷宫实属不易,难于登天。

    ????这迷宫也就是防着别的门派或别有用心之人,惦念百草谷中的‘回天之卷’,强行攻谷而修建的。但若是外间人有事求见,或是进谷求医,则可按动谷门前的按钮,通过地下的机关,直接传到百草谷的大厅之中的铜铃处,再由百草谷的弟子出谷查看,若非为敌,便领来访中人通过这迷宫,自这迷宫修建而成之日,数百年来,凭借自己之力通过迷宫的人,不出十人。

    ????路上无痴对无双讲道:“小师弟,你失忆了,想必这迷宫的走法,你已经忘了吧。”

    ????无双见势忙道:“请师兄指教。”

    ????无痴低声对无双道:“其实这迷宫要走出去也不难,你只要记住,白天是‘左右左右、左左右右’,来回三次便出去了,晚上正好反过来就行了。多走几遍,你就跟去茅房一样,闭着眼也能走出去。”

    ????无双一边跟着无痴走迷宫,一边在心里默记下来,待行到出口之处,已经牢牢记住了走迷宫的法门。

    ????到了迷宫出口,只见到百草谷门前,站着约二十余人,两人一组抬着十余个大红色的木箱,众人此刻正懒懒散散的坐在木箱上,或地上的石头上,歇息纳凉,而再看头前那人,大约三十来岁模样,气宇轩昂,卓尔不凡,腰间束着一把铁剑,手中执着一本红色的文书,正不耐的望着迷宫的出口。

    ????那男子见到无痴和无双出得谷来,急忙快走几步,走到前面,躬身道:“两位百草谷的小哥,某乃天香国御前侍卫领事,林岳。身受皇命,前来叨扰,还望两位小哥代为通报一下花老前辈。”

    ????无痴和无双急忙还了一礼,无双正欲领着众人,进谷中去,却被无痴使了一个眼色拦住。无痴上前,笑着道:“呵呵。原来是皇上御前侍卫林大人,只是我们二人,平时都在谷中清修,长这么大也从没有进过皇宫,也没有见过什么林大人,木大人的。”

    ????林岳眼珠一转,从胸前掏出一块金牌,笑道:“呵呵,这是我的腰牌,请两位小哥,验看验看。”言罢将金牌递给无痴,无痴验看了片刻,将金牌还于林岳,陪笑道:“得罪了,林大人,请随我来。”

    ????林岳接过金牌,放回胸前,对着谷前众人道:“兄弟们,走起来。跟着这两个小哥,千万别走散了。”

    ????路上,无双悄声对无痴道:“师兄,这个林大人在皇上面前当差,想必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在你我二人面前,竟还丝毫没有官架子,实在难得。”

    ????无痴答道:“小师弟,这你就不知道了,皇宫之中另设一个国士府,国士府专门吸纳本国异能之士为国效命。每五年便举办一次试道大会,遴选下一批国士府成员,谁能想到下一批人中没有你我二人。就算是当朝的大官,见到国士府里面的人也得毕恭毕敬的。更何况区区一个侍卫领事,这下你明白了吧。”

    ????无双讪讪的道:“看你说的,就跟你已经是下一批人选里的人了。”

    ????无痴老脸一红,不服气的道:“哼,你就等着瞧好吧,等我进了国士府,到时候把你要过去,专门给我牵马执鞭。”

    ????无双撇撇嘴,不以为然。无痴接着道:“不跟你闲说了,你赶紧头里去,通报师父一声,早作准备。”无双应了声是,头前走去。

    ????约莫一盏茶功夫,无双折返回来,对无痴耳语几句。无痴便领着林岳众人,进到百草谷大厅里。大厅中,花清溪端坐在主座上,其余众弟子分坐两旁。林岳吩咐众人依序将木箱堆放在厅中,上前躬身施礼,说道:“花老前辈,万福金安。晚辈乃皇上御前侍卫领事林岳,给老前辈见礼。”

    ????花清溪抚了抚胡须,微笑道:“我识得你,你是灵虚山白老头的弟子,二十年前,我去灵虚山与你师父下棋,还是你在旁边给奉的茶。不曾想二十年光阴,你现在已经是御前侍卫领事了,当真是后生可畏啊!快请坐。”

    ????林岳应声坐下,花无欢端上一杯香茶,林岳道了声谢,花清溪问道:“不知林大人突然造访我百草谷究竟所为何事?”

    ????林岳躬身答道:“花老前辈,是这样的,晚辈奉王美人之命,造访贵谷,是为了花老前辈您的大弟子花无眠。您看过这封王美人的亲笔文书,便知事情始末,请前辈过目。”无双连忙接过林岳手中的文书,递给花清溪。

    ????花无瑕听到此事涉及到花无眠,目光灼热地看向花清溪,紧张之色,溢于言表。

    ????片刻后,花清溪合上那红色的文书,对林岳道:“原来如此,既然我的劣徒得蒙王美人和大公主垂青,我这做师父的也非常高兴。劳烦林大人转告王美人,百草谷上下感恩戴德,恩谢陛下隆恩。”

    ????林岳指着厅中的木箱道:“呵呵,这是王美人和大公主的一些心意,金银各一箱,珠宝一箱,布匹四箱,山珍海味共三箱,这是礼单,请前辈过目。”说完奉上一本红色的礼单。花清溪接过礼单未瞧一眼,便随手放在一边,言道:“王美人的隆恩,我替无眠谢领了。”

    ????花无瑕听懂了个大概,言语颤抖的问道:“师父,大师兄他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????花清溪面色冷峻地道:“你们大师兄,与天香公主情投意合,由王美人做主,赐了婚,一个月后在国香城成亲。”

    ????花无瑕闻听此言,如一把尖刀刺向自己的心窝,痛的喘不过气,一行清泪更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。无双听到此言,心中道:惨了惨了,不会真的这么邪门吧!花无瑕喃喃的道:“我不信,我不信……”掩面逃出厅去。

    ????林岳满脸异色,望向花清溪,花清溪面色淡然,道:“少女心思,让林大人见笑了。喝茶,喝茶。”

    ????林岳也明白了个大概,端起茶来,轻品一口,微笑不语。

    ????无悔看向无双,努努嘴示意无双出去看看,无双指了指自己,无悔点点头,无双无奈摇了摇头,出厅去寻无瑕。

    ????无双出得厅去,寻遍谷中和无瑕房中也不见无瑕踪影,便想起无瑕可能去了后山相思之竹哪里,到了哪里,见到无瑕正蹲坐在哪里,嘤嘤哭泣。泪珠儿顺着脸颊一颗一颗滑落下来,瘦削的肩膀一颤一颤的,让人看的好不心痛。

    ????无双立在那里,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劝慰无瑕,只得唉声叹息,片刻后,见无瑕哭得差不多了,无双慢慢的道:“长相思兮长相忆,短相思兮无穷极。早知如此绊人心,何如当初莫相识。”

    ????无瑕听到无双吟的诗,缓缓回过头来,道:“你念的是什么?”在无瑕转身的刹那,无双看到,无瑕那长长的睫毛上挂满了泪珠儿,耳边的鬓发随着滑落的泪珠儿,紧紧地贴在无瑕的颊上,那副难受委屈的模样看的无双暗自心惊,不禁感叹于无瑕的美貌,尤其是哭泣的时候,更是不知道又美了几分。

    ????无瑕又问了一遍:“我问你念的是什么?”

    ????无双只好向无瑕解释起诗的内容,无瑕听完了之后,喃喃的道:“何如当初莫相识,莫相识。”仿佛若有所思。无双又接着道:“情断了,绑不住,试着放手,走与不走,留与不留,你自己领悟。”

    ????无瑕沉默了片刻,突然坚定的道:“我一定要当面问清楚。他为什么会负我。”无双摇了摇头,道:“既然你不甘心,去问个清楚也好,我只怕你到时会更难受。”

    ????无瑕擦掉了脸颊上快干涸的泪珠儿,道:“就算会难受,也好过这般。谢谢你的这番话。”

    ????无双苦笑一声道:“你不必谢我,说起来,是我不小心砍断了你的相思竹,所以才……哎,都怪我。”

    ????无瑕潸然一笑,道:“你也不必太自责了,可能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吧!”

    ????无双道:“你若如此想,便好。你这么漂亮,又何愁没有男子为你倾心呢,快起来吧,衣服都脏了。”

    ????无瑕终究是爱美的女子,听到此言,忙站起身来。刚一起身,随即又跌坐在地上,无双关切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    ????无瑕万分不好意思,小声的道:“蹲的时间长了,脚麻了。”无双无奈一笑,伸出手去扶无瑕,无瑕犹豫半刻将手交给无双,无双将无瑕扶起,无瑕牵着无双的袖角,慢步离去。

    txt下载地址:http://www.77dushu.com/down/58083/
    手机阅读:http://m.77dushu.com/novel/58083/
  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

    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